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源声源色 [张源网站-我是源粉]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84|回复: 0

在隆冬,我终于知道…… 张源原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8-9 21:5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在隆冬,普通的晚上,霓彩悬而未决地涣散于玻璃幕墙外,本就稀疏的人影似原野间虫类,安静也仓皇。七十分钟前,我在茶餐厅被劝下多半碗不见肉的炸酱面,此刻心燎燎,胃寥寥。蠢蠢欲动的味蕾正向周遭粉饰着弥天谎言:此女面色朴素,食欲必清淡。不想,一万只名唤饕餮的小兽嗷嗷待哺……

在隆冬,夏天的画还没画完。对视着蓝汪汪的布面,我再次羡慕那些能整超写实的人,精细缓慢,骄傲悠然。我怎么非得在画架周围铺好报纸,并大敞开窗后才能动笔动刀。每次收工把报纸卷起送于楼下垃圾桶时,邻居阿姨们都要盛赞,真是能干啊,总是自己刷油漆……

在隆冬,早前用时三十分钟的路程,如今要翻复几倍。朝阳正好或余辉细瘦时被困在路上,前后左右也都是被困住的人和车,懑懑的。偶尔听见类似爆破般的轰鸣自远而近,整座城仿要推倒重建。浅浅看着,竟会生出小觊觎:最好卷土重来吧,出人意料,乘人不备,眉目翕合间,天地掩埋尘灰,植物代替人类。挺拔着,滴翠……

在隆冬,看了一场电影。之后突然感慨,很久没和我爹一起喝酒了,自从医生禁止他喝白酒之后。而,高度白酒之外的任何酒,对于我爹而言都不能算作酒。这一辈子,他的人生快事就是喝够五吨酒,于是,爹的每一次微醺或大醉都成了我记忆中最豪迈的点缀。我爹说过,跟儿子一起喝酒的男人没什么可显摆的(虽然他也极乐意同我哥喝),有女儿肯对饮的老头儿,才是最牛的……

在隆冬,几夜大梦,肩膀酸酸的疼。还是习惯跪在地上用抹布擦净角落,偶然一束阳光斜打进来,眼前的沙发、茶几,床或任何家具都会以最快的速度与我了断牵扯。窗口,邻人老者搀扶着归来,满城灯火中,唯这斛炊烟金贵。怎样的过来人都被释为深浅不一的缘者……

在隆冬,寒风中大片灯火丛生,望去,都会觉得目光被染了寒气。相邻座位两个年纪和脸都美的姑娘莺歌正酣。一个抱怨自己的男人出入浴室不换鞋,一个谴责自己的老公看过报纸不整理。她们说男人很不整洁,还说男人总是晚归。她们说得那么认真,急切,手边饮品余温殆尽也毫无知觉。有人践履你的整理与守候,是幸福也是炫耀……

在隆冬,体重攀升。于是我又在冰箱上粘满了“警示贴”:“少喝酒少吃肉”、“控制欲望并延迟满足”、“双下颌确实不好看”、“任意开冰箱等于自暴自弃”,以及“天气变暖后,那条新裙子怎么穿”等等诸如此类。刚才,我一并撕下二十多张即时贴,因为我发现自己已经下意识养成闭眼睛开冰箱的习惯,并能准确无误地拿酒取肉……

在隆冬,总会有锋芒横在面前。在你浑然无觉的时候,一些事端会沿途流窜,只一句“凭什么啊”便一拍几散。有人病了,有人疯了,有人再也做不回干净的梦。那些次第浅淡的真情实感如焰火形稀,似笙歌渐落。据说时间会验明正身很多人,而分离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……

在隆冬,人总是要比岁月走得慢些。扭捏着,拖沓着,原由似乎很多,若一件件拿出来晾晒,又多半难登台面。经过了前面的四十几年,我开始学会对自己坦白从宽。朋友电话里说,所有的消遣都需要足够的体力和安全感,今年荷包干瘪,所以少去滑雪。我说,我真想打个雪仗啊,却,下场像样儿的雪已成了冬天最大的奢愿……

在隆冬,本该处处沃野。雪,却逐年递减,逐年失色。常说的一句,该来的早晚都会大驾光临。到时,我是该说有失远迎呢,还是该关门放犬……

“在隆冬,我终于知道,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。”加缪说……

在隆冬,这一年,只剩最后两天…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张源网站    

GMT+8, 2017-11-18 03:03 , Processed in 0.12550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Templated By 【源声源色】设计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